情谙

一切随缘

【巍澜衍生】还没想好叫什么(cp:裴文德,花无谢)

避雷指南:


✔私设巨多,权当消遣


✔文风没有,胡编乱造


✔更新散漫,随缘续写


✔暂时没有,日后再补


‖目前是裴花还是花裴还未定,日后看走向。这章小裴出场


*依旧是跟感觉走


02

夜间的花府多数灯盏已灭,只余边角星点微光和巡夜人的手提灯笼


花无谢换好一身青衫,从后门出了府。一路轻手轻脚,生怕惊扰到其他人


他轻车熟路朝着城外跑去,脚下生风。比起几年前,花无谢身法越发灵活,如今身形越发出挑,也算是一个俊俏的少年。


约摸一柱香,他到了五里亭。左右瞧着却没找到自己想找的人


-通常师傅来的都早些才是,今日怎的耽搁了


一边疑惑着,花无谢寻着矮凳撩袍而坐。单手支着下巴,另一只手取出短笛转着出神


夜间比不得白昼,虽才入秋却也多了分凉意。一阵风忽地刮过花无谢的面颊,将他飘到九天之外的神儿拉了回来


-不对,哪儿来的妖气


花无谢蓦地起身,警惕的望向四周。南边竹林一阵喧闹,似是有什么大物掠过,惊起一片休憩的鸟兽


他将笛子插入腰间,面上是克制不住的兴奋


早听师傅说这世间还有所谓的“妖”。此前师傅一直不肯多说,眼下这等好时机,不去看看那得遗憾终身


花无谢踏着虚步跟着动静向着西边移去,那妖物似是受了伤,一路狂吼


也亏得这方圆几里没有人烟,要不非得出了什么事


跟了一会儿,他发现那妖物似是被什么困住,身上闪着金色的光,动弹不得


处于好奇,花无谢放大了胆上前,想瞧个清楚。却不料不知脚下踩了什么,那束缚住妖物的金光消失,它向花无谢扑了过来


好歹也是学了几年武功,花无谢刚准备一个起势,被那怪物一掌挥下,险些把花无谢给砸成肉饼


也亏花无谢反应及时,将身子蜷缩一团向一边滚去。可还是被余波伤及,一口气堵在胸口十分难受


那妖物向着花无谢奔来,花无谢望了望天。想着今日怕是要送命于自己的好奇心,古人的话果真不假


长叹一口气,花无谢闭上了双眼


可意料之内的痛感并没有发生,花无谢有闭眼等了一会儿。除了方才胸口的闷感和摔的痛感,其他什么感觉也没有


难道是妖法杀人不痛吗?那我现在应该已经死了吧


花无谢悄咪咪将眼睁开一条缝,却看见立于身前的一个人影,手握长刀,身形纤长,红衣黑甲傍身,只背影就如此赏心悦目


那人转过身,朝着花无谢伸出一只手


“别怕,我们是辑妖司的。在下裴……”


话还没说完,花无谢只觉嗓子一阵腥甜,噗的一口血喷出,不留神喷了那人一身


花无谢脑中最后一点留下的最后一点印象,就是那人略惊异的脸


-对不住了


接着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


“笑笑笑,笑什么笑,还不收拾现场”

裴文德黑着脸,朝着自己身后那群看戏的人吼道


今夜追逐这妖本按原定计划落网,谁料半路跑出来了个人破坏了阵法,多费了他们一道功夫


捻着指尖沾染的血,裴文德瞧了眼地上昏迷的花无谢,不知为何脑海中浮现一丝怪异的想法


摇了摇头,裴文德挥刀入鞘,将刀背在身后

弯下腰抱起了花无谢


一个半大的孩子,倒也不轻巧


暗自掂了掂,裴文德又朝着自己的同伙吩咐


“收拾完了回去交差,在簿上记一笔”


同伴中唯一一名女子在一旁打趣“我说老大,你这俊朗的容颜都把这小公子吓吐血了,这下你是打算怎么处理他?不如带回辑妖司让竹那家伙瞧瞧,毕竟也是被妖物所伤”


“荒唐,辑妖司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吗?你们去叫竹去客栈等我”


裴文德不跟女子计较,迈着大步头也不回


几人又在后面拿自己老大消遣


“诶你说。那小子什么人,大晚上一个人跑这荒山野岭”


“说不准人家会情人呢”


“谁家会情人在这”


“那他,该不会是妖吧”


“你傻啊,是妖的话老大不早把他砍了。不过这小子真是有一副好皮囊啊”


“所以你看老大那样子,啧啧啧”


“别以为你是女子老大就不敢把你怎么样,你再这样小心回头有你好受”


“嘘,小声点”


……


裴文德权当听不见,臂弯稳稳的抱着花无谢。


-没有妖气,这孩子应该是人。不过样子,确实好看…


呸,被那群人带歪了


裴文德抿唇,加快步伐


【朱白/ RPS】sweet memory_02



☞勿要上升真人


☞只想写个小甜饼


☞甜品店老板×服务生


☞进度……慢




第二天白宇早早的起了床,洗漱完毕后换了身衣服便准备去上班

吸取了昨天的教训,他乖乖的套上了棉服,再加上围巾,整个人就像一只白白软软的小熊

天气虽然不似昨天阴暗却也没见到阳光,不时还飘着几片雪花。白宇到达甜品店的时候顶着一头薄雪

昨天还没注意到这家小店的名字

“Memory,看来老板很有故事呐”

小声嘟囔着,白宇推开了店门

叮铃——

熟悉的风铃声

正在吧台煮着奶茶的朱一龙寻声抬头。店内只开了几盏小灯不甚明亮,屋外白雪反射的光衬得白宇逆光而入。头上的雪花在进入温暖的屋内顿时融化成小水滴,晶莹剔透。倒像是点缀在头上的星星闪闪发亮

搅拌的动作慢了下来,朱一龙缓缓收回了视线,转身去后厨端出了一盘还在冒着热气的点心

白宇鼻头微动,眼神忽的一亮

好浓郁的香味,是好吃的

“老板早上好!”活力十足的挥了挥手,白宇自觉的向朱一龙走去

朱一龙又端了一杯奶茶,放在盘子旁,随即坐在一旁

“早。还没吃早饭吧,这是给你的”

白宇一听,喜上眉梢。将外套脱了放在椅背也不客气的坐下。捏起一块就咬了一口

“那我不客气啦,谢谢老板”

椰奶香味顿时在嘴里蔓延来,温热的内馅入口即化。里面竟然还有果粒,嗯,芒果

“太好吃惹”

忍不住又塞了一口,白宇鼓着腮帮笑的眼睛弯弯。朱一龙看着,心情竟然还不错。把杯子向白宇推了推,示意

“慢点吃,都是你的。这是打算新推出的系列,先请你品尝。可以提点儿意见”

白宇喝了口奶茶,满足的长嘘一口气

“没有意见,实在是太好吃了。老板的手艺真的是很好,这些产品推出后肯定会大卖”

朱一龙笑了笑,看着面前这孩子眼睛里都似乎闪着光的模样,真是可爱

“老板,你也尝尝”

看着面前突然凑近的点心朱一龙有些被惊到,望向白宇那笑意盈盈的眸子鬼使神差的就着咬了一口

对自己的手艺向来都是很有自信的朱一龙,今天却对自己有了一丝怀疑

这点心味道自然是很好,可这甜度是不是有些过了。是调馅料的时候糖放多了吗


白宇捧着奶茶,去休息室准备换衣服。因为店内有暖气,他脱下了外套,套上一边叠的整整齐齐的衣服。

今天工作第一天,加油

白宇给自己比了个小树杈,元气满满的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朱一龙给他简单交代了一些工作后挽起袖口又回到后厨开始准备今天的小蛋糕

白宇端着奶茶坐在吧台里,环视着店内的装潢


几张小桌,一张吧台。旁边的冰柜还是空的,想必不久就能摆上各色的小甜品。微暖的灯光还有暖气,比之外面的寒冷世界又是一副样貌


叮铃——

“欢迎光临”

白宇扬起灿烂的微笑开始他的第一天工作


他们的名字是世间调不出的色彩
独一无二

【朱白/RPS】sweet memory_01

☞勿要上升真人

☞只想写个小甜饼

☞甜品店老板×服务生



今儿中午还是艳阳高照,下午不知怎的这老天忽的阴了脸,不一会儿竟飘起了雪花。寒风刺骨,路上行人不禁紧了紧衣领,神色严峻,步履匆匆

突如其来的一阵冷风带着雪花片顺着衣领钻进了白宇的衣内,他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也忘记了看天气预报,今天只在毛衣外套了件卫衣。这刚从温暖的图书馆里出来遇上这一遭倒真是不好受

白宇将手缩进袖管里,小跑着向着家的方向

奈何这天似乎存心与他作对,风雪忽的打了起来,白花花的雪模糊了白宇的视线

他朝指尖呵了口气,果断的选择进入前面的一家小店

叮铃——

门后的风铃被带动发出清脆的响声,店内零零散散的人瞧了门口一眼便又做着各自的事儿

白宇挑了个临窗的座儿,点了杯奶茶和一块小蛋糕

窗外的人影稀疏,想必都是被这风雪乱了原本的计划,原本这一时刻本该热闹的街上倒是冷清的很

噔——

是玻璃杯与瓷盘和桌面发出的轻响,白宇收回了在窗外的视线,朝着来人微点了点头

“谢谢”

在看见那人的瞬间,白宇内心突然冒出来一句

这个人长的真好看

虽然对于一个男性用“好看”这个词似乎不是这么恰当。可这位服务生确实配得上这个词

白宇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一双眼睛,尤其是眼尾的那抹弧度,勾动了他内心的一根弦

“不客气”

那人淡淡的回了句便转身离开。白宇瞧着他的身影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内,有些不舍的回神

白宇捧起那微热的杯子,冻得僵硬的指尖渐渐回暖。咬着吸管轻啜一口,温热的液体顺着喉咙也温暖了整个身子

他一口奶茶一口蛋糕慢慢的吃着,时间也在缓缓流逝。等到他到吧台结账,才发觉店里竟然没有其他客人了

白宇掏出钱包来准备结账,目光却被旁边的一个小牌子吸引。那上面是一则招聘启事,一名服务生

这正好解决了他的难题。这一段假期正打算找事做,顺便赚点儿零花钱

他指了指那个牌子朝着吧台里的人询问,却意外发现那个人正是那位好看的服务生。白宇不由得有些结巴

“那个,招聘,服务生”

他自己都被自己气着了,心里着急暗暗咬牙,面上腾的起了红晕

吧台里那人顺着白宇的手指看了眼牌子,又看了眼白宇,放下了手里的书靠近。面上带着微笑,答到“是的,我们这里缺少一名服务生。你是打算应聘吗?”

被那个笑容闪到,白宇脸更红了,额间竟然泛起了丝丝汗滴。一时间语言系统宕机,只能点了点头

“啊,好的。你明天就可以来工作了。我是这里的老板,朱一龙。”

看着面前的小孩都快熟了,朱一龙抿唇一笑,心道这个小孩可真有意思

白宇终于重启了系统,但又面临着卡顿的危机。他没想到这个服务生竟然是这家店的老板,也没想到他答应的这么快

“那个,朱……额,老板……”

“你可以选择半天轮换也可以选择隔天一班,当然工资是按着时间来。你看如何?”

白宇当然没意见,这么好的机会可不是时常能遇到的

他将钱放在桌台上推过去,却被朱一龙推了回来

“就当是,老板请员工的第一餐。虽然不是很正式”

人朱一龙这么说,他也不好在推脱,只得收起了自己的钱

临走前,朱一龙还给了他一条围巾和一把伞

“明天见”

白宇把围巾围在脖子上,笑弯了眼,朝着朱一龙挥手

“明天见”

朱一龙觉得,自己可能捡到一个宝

白宇觉得,自己可能走了大运,遇到了这么好的一个老板

Loving you 啊啊啊

😭😭😭😭😭

怎么同为白羊我就没有这样的细腻

😭😭😭😭😭

他俩同时出现的一瞬间我妆都哭花了

😭😭😭😭😭

今年最大的收获就是这一对神仙眷侣

😭😭😭😭😭

2019,爱他们依旧❤

😭😭😭😭😭

得嘞

明天见

【手动狗头】

【巍澜衍生】还没想好叫什么(cp:裴文德,花无谢)

避雷指南:

✔私设巨多,权当消遣

✔文风没有,胡编乱造

✔更新散漫,随缘续写

✔暂时没有,日后再补

‖目前是裴花还是花裴还未定,日后看走向。第一章小裴没有出场

*我觉得不是我在写文,是文在控制我












01

京城花家近日有了喜事

——大少爷的夫人生了个儿子

花家老祖宗高兴坏了,之前求神拜佛终得回应,这可是花家第一个长孙,她恨不得将这一消息宣告于天下

家中人将这个孩子当做宝贝里的宝贝,自出生时便请了好些人看护,吃喝用度样样俱细。若非身子不大灵,老祖宗恨不能亲自照顾着他。

百日宴自是要大肆操办一番。各路人士携礼纷纷来贺,花家家大业大,只要是捧着真心所前来自是不拒

这个孩子也在这一日拥有了他的名字

——花无谢

可就在热闹喧嚣的宴席中,却突然传出别样的言论。花家人听了,原本喜气洋洋的面容却也绷不住,命令下人将那个人赶出去

原是一白衣青年,模样倒也俊俏,只是太不会说话。哪有在一孩子的百日宴咒人年岁无多一说?

那人也不恼,只是留下一把伞。说日后若是寻他可凭借此伞,说完便翩然而去

这一小段不愉快很快便被人们翻过,气氛恢复如初。那伞最后也不知被扔到何处

虽是气恼,那白衣青年的话确是在花家人心上留下一笔。打那以后,一大家子更是小心翼翼照顾花无谢。生怕出了差错

花无谢长至六岁,便也能文能武。比的其他家孩子聪颖许多,能说会道一张巧嘴,时常哄得老祖宗笑开了花

一张圆脸还未长开,却能知晓日后也是一俊郎男儿。那眼睛生的极好,眼梢微吊倒是给他添了一抹不应有的风情

花无谢十岁那年,在花家人都快遗忘当初一人的话而放宽了心时。意外突然而至

一日花无谢跟随其他玩伴出门游玩,不知怎么落入水中。在被救上来后整整昏迷了三日,高烧不退。花家人急得团团转,请尽名医都无法

不知谁提到了当年那个白衣青年,这让花家人仿佛找到了一线生机。

可十年过去,谁知道那白衣青年去往何地?那把伞如今也下落不明

方才燃起的希望再次被浇灭,花无谢的母亲整日以泪洗面,花家老祖宗也因焦躁身子撑不住而倒下

又过了半日,下人来报,一名白衣青年求见。花家人哪里赶迟疑,几位一齐出动将那人请去

那白衣青年一如往昔,模样竟是分毫未变,他探指搭在花无谢额间,良久不语

花家人屏息凝神,生怕呼吸打扰到他

“能救,不过我有一条件。”

花家人喜出望外,自是连连允下。只要能救花无谢,只要能达到的条件都能应允

白衣青年只说等花无谢醒了后再说条件,并把花家人请出门外。就算他们再不愿,为了花无谢也只得应下。一群人站在房门前将那一点希望寄托,眼神透过门钉在里面

不过半个时辰,门突然打开,花无谢一蹦一跳从里面跑出来,扑在了家人身身上。白衣青年随后跟出,现在门边看着这一切

待到问条件时,白衣青年只是微微一颔首,花无谢立即从二叔身上下来,右手一掀袍摆跪下朝着白衣青年行一礼,磕头

“徒儿拜见师傅”

白衣青年微微勾唇,走近花无谢将他扶起

“这就是我的条件”

花家人对此没有他言,毕竟他救了人也不过是收个徒弟,而此人看着便不简单。花无谢平白多了个师傅对他也是有利

白衣青年不知从何处寻得当年那伞,将伞赠与花无谢。并要求他每月初四初八十六三日丑时拿着伞到城外五里亭等着

“这位侠士不知如何称呼?”花家人这才想起,自己竟是连人叫什么也不知道

“公子景”

这个!!!
我记得
我曾经翻到过一张他龙哥也有一件紫色短袖
!!!
🔒

简直就是小聋瞎😭😭😭😭😭

那句“低头”😭😭😭

他们真好😭😭😭😭

武汉老实人爱上西安白富美:

那句“你走开”,后面竟是之前我从没注意到的温柔的一声“低头~”

他怕吉他不小心碰到你的头。

最好的感情就是这样吧:你在闹,他在笑。

2018.11.12  22:08